万事OK网

留学生吸笑气成瘾,终致瘫痪

原标题:留学生吸笑气成瘾,终致瘫痪

2017年新年,从西雅图直飞北京的航班落了地。留学生林娜瘫坐在轮椅上,被工作人员缓缓推出首都机场。她是一名笑气成瘾者,由于在国外长期过量吸食笑气,林娜手脚失去控制,大小便失禁,至今都不能独立行走。

林娜自述

而林娜,正是最近朋友圈中《最终我坐着轮椅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》文章的作者。 据悉,林娜目前正在北京接受治疗。回忆起吸食笑气半年多来的经历,她反复说道“很可怕”。

吸笑气上瘾:我像动物一样毫无尊严

笑气,实为一氧化二氮(N2O),无色,略带甜味。因有轻度麻醉、愉悦心情、减少焦虑的作用,才因此得名。

人类对笑气的使用可以追溯到18世纪,英国皇家化学会主席汉弗莱.戴维爵士,发现了笑气的麻醉作用。20世纪早期,笑气作为一种重要的麻醉剂被用于医疗,并因其止痛和镇定作用,受到牙医、妇产科医生和运动医生的喜爱。

严格来说,笑气并不算毒品,但长期或大剂量滥用,会影响维生素B12的合成,造成贫血,导致末梢神经及脊髓病变,出现手脚麻木等症状,还可能造成精神异常,如嗜睡、抑郁或精神错乱等

作为一种短效的吸入性全身麻醉剂,吸入笑气15到30秒即可产生快感,并可持续2到3分钟吸食笑气不仅操作简单、方便携带,同时价格低廉、购买容易。因此才越来越流行于音乐会、夜店以及节庆场景。

最令人恐慌的是,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地区,目前这类气体不属于法定的新型毒品;无论在制度还是市场上,都处于没有管控的状态;且在医疗方面,国内外都还未形成精准的治疗对策。

因此,当西雅图的留学生圈开始流行吸食笑气时,林娜和大多数追求刺激的懵懂少年一样,是出于好奇

我们管这叫做打气球,当时很多人告诉我,说打气球会让人比较舒服,还说它比抽烟喝酒的危害还要小。

但是,欢愉是短暂的。

林娜很快发现,因为“毒素排不出去”,自己的前胸和肚子开始生出一片褐红色的小包。她逐渐失去了对手脚的控制,想伸手去够前面的杯子却拿不起来,出门逛街会突然摔倒在地;她也很难再睡个踏实觉,因为即便睡着也觉得自己不会自主呼吸,心脏还会突然抖动一下;她开始失禁,满床满身都是大小便;最后,幻觉来袭,她忘记了时间,忘记了年龄,只是感觉有人在追杀自己。

我开始过上了爬行生活,像动物一样爬着去卫生间,像动物一样爬着给送外卖的开门,我知道我在别人眼里毫无尊严。

林娜在日记里这样写道。她回忆:公寓附近的烟店,一箱笑气弹180美元 (折合人民币约1220元),多的时候,一天能花掉七八千元打气球,一个月能花掉十几万都是一箱一箱地买,一箱24盒,一盒24支,打完晕晕乎乎的,然后睡着了,睡醒之后又接着打。

两三个月的时间,因为“打气球”,林娜花掉了几十万元。而更为恐怖的结果是,她不得不终止留学生涯,如文章开头所述,四肢瘫软,坐着轮椅回国求医。

伤身?致死?笑气其实“笑”里藏刀

笑气的吸食方法和大多数吸入剂一样简单。吸食者用奶油气泡枪,将笑气弹中的“笑气”抽出后充入气球内,制作成笑气气球(Laughing Gas Balloons),也就是吸食者常说的“吹气球”、“嗨气球”。

奶油气泡枪

这种直接吸食大量笑气的方式很容易让人成瘾,以至于中毒并致伤、致残。国内外因吸食“笑气”成瘾而致幻、伤身、甚至致死的大小事件早已屡见不鲜。

▲浙江一女子因吸“嗨气球”(即笑气)发疯,有气无力气喘吁吁的,一直说有人要绑架她。

▲福州一25岁小伙吸食笑气两个多月,双脚无法动弹、一度昏迷。经省急救中心抢救,虽脱离生命危险,但神经系统的损害并未完全恢复。

▲上海一名19岁的吸食笑气成瘾患者,入院时情况严重。四肢已呈现肌萎缩状态:双手蜷缩,双脚无法行走,连在轮椅上坐一会儿都会觉得累。

▲2015年7月,英国18岁的小伙阿力·卡尔福特在一次生日聚会上大量“吹气球”,次日死于家中

除去新闻中曝光的惨案,日常生活中周遭朋友因吸食“笑气”出现异常的情况,同样层出不穷。

据英国一全球毒品调查机构(Global Drug Survey)提供的信息,通过对全球50多个国家的调查超过一半的英国受访者表示他们尝试过笑气。2016年毒品的流行度排名里,笑气的滥用排在第7位。

2015年6月28日,英国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落幕,17.7万人在留下了约1650吨垃圾,其中包含大量笑气罐

而在美国,包括笑气在内的吸入剂每年造成100至200人死亡,主要是由于吸食后的昏迷、窒息、癫痫发作和意外伤害。根据美国药物滥用研究所的统计数据显示:操作简单的吸入剂是美国青少年最常使用的成瘾物质之一。17.1%的8年级学生、13.1%的10年级学生、11.4%的12年级学生都至少有一次吸入剂使用经历。

有实验证明,“笑气”和K粉致死时间基本一致,在同样的剂量下,小白鼠注射K粉和“笑气”后死亡时间基本趋于一致。长期吸食“笑气”的危害,不亚于任何一种毒品。

同样剂量下,小白鼠注射K粉和“笑气”后死亡时间基本趋于一致

值得宽慰的是,随着笑气危害的日益曝光,不少地区已开始对笑气“娱乐性”吸入进行管制;淘宝上的“笑气”产品也已经下架;当小编在google页面搜索“笑气”,首页出现的也都为关于“笑气”危险性的文章。

然而,从根本杜绝笑气伤害,还是要以自身抵制为本。与传统的毒品相比,以笑气为代表的新型毒品往往屏蔽性更高、知名度更小,大多数人甚至不认识这些毒品。然而,服用之后所产生的反应实际大同小异:往往都是过度兴奋幻觉,以及产生很强的依赖感

在此,小编特意科普一些新型“毒品”,如果之前你因不了解曾误食,那么从今天开始就应该彻底远离这些致命的“玩具”:

“开心水”是一种隐蔽性很高的无色无味液态毒品,是由冰毒、摇头丸、氯胺酮等新型毒品混合而成。

“奶茶”,披着正常奶茶、咖啡、茶叶包等外壳的粉末状毒品,作用与K粉、冰毒相似。

“丧尸浴盐”,学名甲卡西酮,吸食过量会迅速致幻、啃咬他人,易造成不可逆脑部损伤。2012年美国"啃脸狂人"就是吸食此毒品所致。

"鼻息可可粉”,是一种用来吸的可可粉。据说它能助兴催情,让人精神振奋,但又不像非法药品一样昂贵且危害大,所以被包装成“合法无害的能量粉”,从而受到欢迎。

如何远离诱惑,保护自己?

正视毒品的危害

猎奇心理往往是堕落的第一步。不要觉得“试一下不会上瘾”,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你在试的是什么、会发生什么。

净化朋友圈,少去嘈杂场所

为了融入而融入的朋友圈是无效的,嘈杂陌生的场所更是贩毒、吸毒的高发地。不要尝试颜色鲜艳、形状奇特的食物或饮料,坚决拒绝陌生人或同伴的引诱。

调整心态,懂得舒压,保持积极

通过麻痹自我来逃避烦恼的方式,只会让问题更加复杂。懂得用健康的方式舒缓压力,不仅能解决留学时期的困扰,更能疏通人生路上的阻碍。

家长要和孩子保持密切的联系

不论距离远近,家长们仍需了解孩子的近况。出现异常,要及时寻求原因。在经济方面,也要合理管控、合理监督。

远离毒品,是我们从小被教育的内容。但如果只是为了重复这句话的真谛、让旁人惊醒,那真的已经够了。也许我们曾孤独抑郁、曾希望释放自我......可是,不论何时何地,请务必谨记:一时的解脱只会是噩梦的开始,幸福永远要靠自己的双手创造。

愿这恐怖的笑气,不再是下一个林娜的悲剧。

在精英说,读懂美国万象,读懂风云变幻

责任编辑:


上一篇:阳光学子关晓娟:小山村第二个大学生,充满正能量
下一篇:澳洲中国留学生代购一周收入过万,他们说被逼无奈

关键词:[]--首页 > 教育 > 资讯 » 留学生吸笑气成瘾,终致瘫痪(2017-07-11)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