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事OK网

你相信这是大一女生写的吗:2+2=5?

原标题:你相信这是大一女生写的吗:2+2=5?

理性学堂:2+2=5

这是理性学堂的一位女学生的思考,当我看到的时候我有些惊讶了,对于大多数还在懵懵懂懂的思考大学生活应该怎么过的时候,这不应该是刚刚高考毕业后才进大学的学生“应该”思考的问题,此时我第一次体会到编辑老师们删改我的文章的难处,自己也不得不删除了文章后半部分的内容以避免“被敏感”,也希望有更多的朋友能够如雅楠一样独立思考。(虹野)

现在你醒着,确定看这篇文章时保持大脑的清醒。如果有人告诉你2+2=5,你的第一反应会是什么?是惊奇,还是嘲讽,是哄笑还是急切地纠正错误?你激动地反驳,随之坚定地宣扬2+2=4的真理。记得《1984》中主人公有言,真理的自由就是给人以承认2+2=4的自由。

数学证明中有一种广泛的三段式证明逻辑,即大前提、小前提、结论。2+2=4的运算因为数学常识和自然数既定顺序的存在,看起来完美到无懈可击,就像瑞士机械手表秒针严谨到分毫不差的滴答声。脑海中一连串数字飞快的排列组合,飞速地一遍遍进行四则运算,现在,慢下你运算的舞步。我问你,在数学文明的伊始,有无符号简洁的阿拉伯数字?在你懵懂的孩提时代,你是否知道1+1的答案?在人类的源头,我们的祖先是否具备数字概念?在宇宙的初始,物质以什么形式存在?我再问你,世界上第一个人存在以前,真理还是否有立足之地?

2+2=4来自于人脑中的数学常识,记忆的明显益处是运算速度的大幅提高,然而中间却省略了许多至关重要的过程。好比如我们背住了圆周率的近似值是3.14159265354...却不明白它的推演法则;我们记住了函数的导函数是,却不明白推算过程。由于自然数既定顺序的存在,2+2很自然地推到四的结果。

记得有一次,我们的老师提出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:“我们的思维过程中或多或少夹杂着文字,想象一下一个文盲是以何种方式进行思考的。”我关于此想了很久,文盲的思维方式与我们有何不同?没有文字参与的思考过程究竟是怎样一种形式?又或者,从我们自身出发,文字是怎样参与我们的思索过程的。

如果自然数的既定顺序被推翻,数学常识被抹去,你像白纸一样存在无限可能,这时有人告诉你“2+2=5”,你会不会自然而然地就接受了这个讯息,像接受某个人的名字叫小明一样简单。既然2+2在某种前提下等于5,那么《1984》中主人公不惜以生命捍卫的自由在某种前提下便可以推翻。一个阴冷周末的早晨,我在湖边灰蒙蒙的雾中骑车,穿过途中三三两两裹着厚厚大衣的行人,一个想法莫名跳上短暂空白的脑海:绝对自由存在的前提是什么?如果真有自由的社会存在着,那会是怎样一种场景?

儿时偶然在历史课本上接触孙中山先生的“三民主义”,听到马丁路德金的演讲《我有一个梦想》,自由和平等的信念就像两粒发光的种子被埋在心灵的土壤中。再后来接触到文学作品《肖申克的救赎》,书中有一句话“有一种鸟是关不住的,因为它的每一片羽翼都闪烁着自由的光辉”。一个人成长的过程中,总会有许多的人以所谓的“必须”强迫着你放弃自我,去适应所谓的体制化,去走进人群被群体意识左右,成为群体中左右摇摆的苇草。要知道,在人类历史的推衍过程中,真理往往总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。不愿放弃自己思考的能力,不愿想法被大多数左右,所以总是以思想自由为武器反抗。强权能够控制人的肉体,但永远无法禁锢人的的思想。我思故我在,思想自由是我存在的信仰,支撑我在人世间为了个人的坚持而不停反抗。以前的自己只是停留在自由的自我层面,对很多东西还不能理解,所以一直想去追寻庄子在《逍遥游》提到的绝对自由。然后幼稚地妄想去打开身边思想被禁锢的人们灵魂上的枷锁。

当我在冬日阳光下盯着硕大的金色枫叶时,有个细小的声音传来:“你可以试着去分享想法。”于是,便有了这篇文章。(雅楠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上一篇:2018北京少儿编程教育展-编程教育重思维百名教师齐研讨
下一篇:2018北京少儿编程教育展-乔布斯生前大力推崇少儿编程,其中原因竟然是这样的

关键词:[相信,这是,大一,一女,女生,2+2]--首页 > 教育 > 资讯 » 你相信这是大一女生写的吗:2+2=5?(2017-12-28)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