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事OK网

毕业后在职场:薪水越来越高,身体越来越差

原标题:毕业后在职场:薪水越来越高,身体越来越差

文/顾木

20多岁是一个很奇妙的年龄段。有人还在读书,有人已经靠自己付了首付;有人单身,有人孩子都半岁了。大部分人刚刚结束大学旅途,开始社会的摸爬打滚。人生才刚刚开始,却好像已经过了很多年。都说,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。如今,为了生活四处奔波的你,现在过的好吗?还记得当初刚进校园的热血吗?

理想很圆满,现实很骨感

12月的第一天,凌晨四点,在上海的某家4A广告公司,卢泽浩还在根据甲方的要求改着方案,这是他修改的第7稿。毕业于江苏一所普通高校广告专业的他,在上海打拼近两年了,回想起大四那年刚到上海实习,还恍如昨日。

“生活就像一口高压锅,每天都有压力。”在上海的这两年,卢泽浩跳过一次槽,虽然薪水比上一份翻了一番,但是压力指数也翻了一番。“毕业快两年了,我几乎想不到不加班的时候。”他说,当压力大的时候就会想逃避,于是他在第一份工作做满一年的时候跳槽了,随之发现,每行每业都有压力,无论怎么逃避压力都在。

某传媒公司加班到深夜的剪辑师在座椅上睡着了

对比大学时的广告比赛和毕业设计,卢泽浩感慨,压力没法比。“那时候虽然也会加班到深夜,但没有生活的压力,而且同学之间合作的意味远多于竞争。可是工作是个战场,不论情谊,只看输赢。”为了不被其他浪花挤到沙滩,只能在压力的海洋里奋力向前。

时间的北京,上海大学新闻系2016届毕业生林阳正在自己的出租屋里,对着电脑码字。这是她的最后截稿日期,天亮前必须把稿件完成交给编辑。“如果让我重来,我一定不做记者。”打完最后一个字,林阳在心里发誓。

“新闻曾经是我的梦想,如今,在现实压力下,梦想也变成了瞎想。”2015年冬天,大四的林阳带着新闻梦来到文化事业最发达的北京,对着央视大楼发誓,终有一日会成为楼里的一员。如今,还在路上的她却已经有了回头的打算。

半夜码字是文字工作者的日常

作为文字工作者,敲键盘到深夜是林阳的日常。从业至今,她在凌晨的北京街头因联系不到采访对象痛苦过,也曾对着电脑却写不出一个字崩溃过。“我现在的发量跟大学那会的一半差不多,都是愁的。”

生活没有简单模式,压力是无法跳开的怪圈。高压之下的90后们,一边在自己的购物车里加购防脱发洗发水,一边继续手边未完成的工作。压力再大,大多数人还是选择坦然接受,努力活成希望的样子。

薪水越来越高,身体越来越差

烧一壶开水,煮一碗泡面,窝两个荷包蛋,再加一根火腿肠。从公司回到出租屋的杨悦,一套动作做下来如行云流水般顺畅自然。这是本周她第五次把泡面当做晚饭了。

2015年6月,杨悦大学毕业,被广州的一家创业公司录用,成为一名职场新鲜人。“刚入职那会儿,薪水3000元/月,交完房租水电,只能剩下不到1000元。”但那时候的她,是开心的,初入职场的期待与兴奋远远高过生活带来的压力。

然而,半年不到的时间,工作的压力和异乡的生疏感击碎了她所有的兴奋。“工资虽然越来越高,但无力感也越来越大。”杨悦说,微信里的工作群每天响个不停,想要屏蔽却又担心错过某个任务,生活被充斥,几乎没有一点私人空间。“连部门聚餐都像在开例会,我现在恨不得一下班就立刻奔回来,泡面比高级料理更容易让我找到生活的气息。”

生活像一片看不到边际的沙漠,每个人都试图寻找自己的方向。有人在大城市打拼,有人在小地方安家,但似乎很少有人觉得,“这就是我想要的”。

“现在的工作还算体面,待遇也不错,但我觉得失去的更多。”毕业于江苏某211高校的杨毅,刚毕业就在家人的安排下进了老家的国企工作。工作一年,他飞过很多前20年都未踏足过的城市,住过不同等级的酒店,陪着不同的领导喝酒,一杯又一杯。如今,20出头的年纪,肝胃脾没一处是好的。”

“我好像看过每个城市的风景,实际是永远穿梭在不同的高楼之间,高铁站、机场,永远都在路上,所到之处,都是匆匆过客。”杨毅说,有时候早上醒来都不知道自己人在哪,好像是过上了朋友圈里大家都羡慕的那样,可是自己连家的方向都快忘了。“我经常会在夜里迷茫,告诉自己这些都是暂时的。或许,等我到了某个位置,就再也不用奔波了吧。”

花自己的钱买想要的东西,且穷且独立

都说,毕业后最强烈的实感是从经济独立开始的。

人生这场游戏从毕业就开始切换模式,在少了为你无限供应的sponser,做什么都开始自费的时候才发现,生活最消耗人的成本不是他不爱我,而是物价好贵。

“发工资的前几天活的像个乞丐,恨不得每天吃糠咽菜,发工资之后立刻变成购物狂,像是间歇性暴饮暴食一样享受片刻快感。”在北京三里屯商业街,刘璐拎着新买的包包,觉得连续加班两周的丧气瞬间烟消云散。

2015年6月,刘璐从江苏一所211高校研究生毕业,只身北上打拼,在一家传媒公司做文化创意。“刚来北京的时候,没钱租好房子,就跟几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住在一家青年空间,每天坐两个小时的地铁上班。”那段时间,刘璐把北京的地铁摸了个透。如何换乘最快,怎么花钱最少,她都记在了笔记本上。

“毕业后,我最强烈的感受就是经济独立。”刘璐说,大学时期,父母定期给生活费,研究生还有各种生活补贴和奖学金,几乎没为钱烦恼过。而毕业后,她恨不得把一块钱掰成两半花,为了省钱,曾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现在做得一手好菜。

图为刘璐自己做得家常菜

“很多人说,经济独立是年轻人噩梦的开始,但我觉得,这是一种成长。”工作两年,刘璐从什么都不懂的职场菜鸟变成team leader,薪水翻了三番。“读书时花父母的钱买东西,总觉得不太好意思,现在花自己的钱,买我想要的包包,虽然过程辛苦了点,但我心里是踏实的。”

且穷且独立,这是大多是刚工作一两年的人普遍状态。

用攒了很久的钱交完半年房租,就觉得未来的日子会过的无比轻松;剁手了一直以来让自己心痒痒的包包,就觉得能让衣橱里的每套衣服都焕然一新;爸妈生日时候送上像模像样的礼物,便产生可以养活他们了的谜之错觉……享受经济独立带给自己的成就感和踏实感,就像深深扎根在土壤之中的树,不必再依附别人飞扬。

第一次经历毕业,第一次工作,第一次养活自己,第一次学着怎么去做一个大人。刚毕业不久的人,一边挣扎,一边妥协,一边庆幸,一边埋怨,在一次次得与失中让自己变得更好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上一篇:学师德师风 做阳光幼师——太原小店区新星幼儿园教师师德师风专题培训活动
下一篇:如何避免盲目考证?到底怎么考证才不会浪费时间和精力

关键词:[毕业,在职,职场,薪水,越来越高,身体,越来越]--首页 > 教育 > 资讯 » 毕业后在职场:薪水越来越高,身体越来越差(2017-12-28)

相关推荐